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書坊->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續集》->正文

第三卷  瑪雅迷夢 大祭司

  就在一片混戰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從叢林的另一頭,又冒出了許多身材魁梧的士兵們,就在我揣測他們究竟屬于哪一方時,卻只見他們大喊著沖到已經混戰成一片的人群中,竟是對著那些人就砍。

  看來,這第三方既不是奇琴伊察和烏斯馬爾的人,也不是伊莫茲的人,那么……

  情況似乎變得越來越詭異了……

  簡直就是三方大混戰……

  不過,如果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我無意中看到了他們臉上相同的圖騰,不覺心中一凜,難道——這才是真正的瑪雅潘人?

  我忽然意識到大事不妙,如果他們是瑪雅潘人,那么我的小命就懸了……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剛想回頭牽馬,忽聽背后傳來一聲大吼,我心里一沉,完蛋,還是晚了一步,正遲疑間,一股凌厲的殺氣已經向我襲來,我迅速的低頭躲避,身子一歪,摔倒在了地上,抬頭看去,那士兵正準備第二次攻擊,我隨手在地上亂牛摶庵忻揭豢槭罰胍膊幌刖統胰ィ惶鸕囊簧尤徽興悅牛幌氳秸餉醋跡∥業男睦鋦招⌒∪岡玖艘幌攏吹澆酉呂捶⑸囊荒唬至⒖癱懷林卮蚧髁恕?

  那士兵只是抹了一把額上的血,虎視眈眈的望著我,高舉起手中的刀朝我砍來,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躲過他的一擊,但臉上還是被劃了一下,我心驚膽戰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右臉,剛觸碰到那黏黏的液體,我的大腦仿佛停止了轉動,

  思來想去的只有那一句話,我破相了……我破相了……

  不過,現在沒有更多的時間讓我思考這個問題,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一些,忽然留意到這個士兵正站在馬的身前,我瞅了瞅身邊的馬屁股,眼前豁然一亮,我再次深呼吸,用盡所有力氣,揚手在馬屁股上狠狠打了下去,只聽馬兒一聲嘶鳴,前蹄一揚,正好將那個士兵踢倒在地,他手里的刀也正好不偏不倚的飛到了我的面前。

  我迅速的撿起了那把刀,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想砍過去,就在快要砍到他的時候,我的理智又一下子清醒了,我到底在做什么?持刀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就在我猶豫的一瞬間,一聲慘叫從那個士兵的口中發出,飛濺的鮮血在我的面前交織成一片朦朧的血霧……

  隔過那層迷迷蒙蒙的血霧,我隱隱看到了一位蒙面男子猶如天神一般從天而降,他手中的長矛正插在那個士兵的心臟處,雖然他蒙著面,但那雙妖魅的黑眸,卻是怎樣都隱藏不了的……

  “想等著讓他殺死你嗎。”他的語氣里也帶著一絲淡淡的嘲諷。

  “伊……伊……”我張了張嘴,卻發不出更多的聲音。

  “你受傷了?”他凝望著我的臉,瞳孔莫名的一縮。

  我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是他的血。”不知為什么,并不想告訴他更多的事情。

  他似乎松了一口氣,沉聲道,“在這里待著別動,今天發生的一切你什么也不知道,明白嗎?”他的神色是少有的凝重,在他目光的逼視下,我不得不點了點頭。

  他飛快的抽出那支長矛,一個轉身,也殺了入了那片混亂的戰陣中,也不知過了多久,伊茲莫的人漸漸占了上風,瑪雅潘和王子們的手下一個一個被殺死,直到最后,竟然只剩下了——兩位王子。

  “大人,接下來該怎么辦?”

  伊茲莫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冷酷的笑意,緩緩走向了烏斯馬爾的王子,彎下腰來看著他。

  那王子居然還能保持著幾分鎮靜,“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烏斯馬爾的王子,如果你敢殺了我,我父王必定會給我報仇!”

  伊茲莫什么話也不說,只是冷冷盯著他,那王子的鎮靜顯然很快被擊破,驚慌之余,他伸手胡亂一抓,將伊茲莫的頭罩連同面巾一同扯了下來……

  一瞬間,那如瀑的茶色長發如流水一般傾瀉而下,在陽光下閃動著點點金光……

  “茶色頭發?難,難道你是奇琴伊察的大祭司……”王子的臉色一片蒼白。

  伊茲莫似乎對這個意外并不驚訝,他微微一笑,“不錯,尊敬的王子陛下,我是特地來迎接您的。”

  “迎接?”王子不解的問道。

  “迎接您到——”伊茲莫的黑眸被一層邪惡所籠罩,“——地獄。”話音剛落,他手里的刀已經準確的扎入了王子的心臟。

  我的身子一震,一股寒氣從心底冒起,這個男人,實在比我想像的還要可怕。

  “至于報仇,”他站起身來,若無其事的重新圍上了頭罩和面巾,“就讓你的父親去找瑪雅潘吧。”

  “大人,但是他怎么辦?”有人指了指在一旁仍然昏迷不醒的巴加爾王子,伊茲莫冷冷瞥了他一眼,“既然有這么好的機會,那也把這個廢物一并解決了。”

  他想把巴加爾王子也殺了,可是如果這樣的話,豈不是什么都沒改變?王子還是慘死在他的手里?那么接下來呢?接下來不是又要重蹈覆轍?

  想到這里,我的心頭一緊,脫口道,“不要!”

  伊茲莫微微一愣,”什么?“

  “我說,不要殺他。”我上前一步,盯著他的眼睛說道。

  他的黑眸內飄過了一絲淡淡的笑意,“這不是你該管的事。”

  “我也是為了你著想,除了我和他,這里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就算你一口咬定是瑪雅潘的人所作,女王也不一定完全相信,更何況,更何況女王也知道你對公主,,所以一定會心存疑惑,可是巴加爾王子在昏迷之前就一口認定是瑪雅潘人所作,有他作證的話,不是更容易讓女王相信?這樣你也會少了很多麻煩,誰也不會懷疑到你身上,還有,你也說了他是廢物一個,這樣的廢物,留他一條命也不會防礙到你半分。”我一口氣說完了想說的話。

  他的眼眸內閃動著捉摸不定的神色,忽然笑了笑,“小隱,你就不怕我一個活口也不留下,包括——你。”

  我心里一悸,低聲道,“如果是這樣,剛才你就可以殺了我,也不必給我什么紅披肩。”

  他的眼神瞬間變得溫和起來,連聲音也低柔了幾分,“你明白就好。”他掃了一眼巴加爾,“你和他就暫時留在這里吧,宮里的衛兵們已經在路上了。”

  宮里的衛兵們到來的時候,巴加爾才緩緩醒了過來,一睜開眼睛,他渾身直發抖,口中含糊不清的喃喃說道,“瑪雅潘……快告訴母后,是瑪雅潘人……”

  我同情的看了看他,這個孩子,不會是嚇到神經失常了吧。

  我的心里有些釋然,今天也算是我救了他的命吧,這樣的話,也許離完成任務已經不遠了,只要公主能識破伊茲莫偽裝的真面目,也許一切都會好辦的多。

  一定會有機會的。

  ==================================

  被衛兵們送回伊茲莫的家里時,我也已經累得精疲力盡。軟軟地趴在椅子上時,聽到了房門被推開的聲音,一陣桂花般香甜的氣息飄進了屋子。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我知道,關于今天發生的一切,他一定有話要和我說。

  我轉過頭,并沒有看他,而是望向了窗外。月亮早就升上了半空,銀白色的月光下幾朵紅色的花朵婉轉嬌柔,一瓣瓣厚實的花瓣似乎在偷笑。

  “沒什么想問我嗎?”他的聲音里帶著我所熟悉的笑意。

  “難道還用問嗎,大祭司,不,我想大祭司也滿足不了你的野心。”我側過臉,望著他,“恐怕你想要的更多吧。”

  他幽幽笑著,“這是她欠我的。”

  “她——欠你?”我有些摸不著頭腦。

  “如果不是她,我的父母根本不會那么悲慘的死去,而我,也不會……”他沒有在說下去,如朔夜沉沉般的眼眸里掠過了一抹孤獨的神色。

  我靜靜地看著他,不知為什么,我能感到此時在他體內的,只是一個充滿寂寞的靈魂。

  “今天你為什么會出現?”我開口道,“如果被人發現,不是很危險?”

  “我也是你們離開后才收到瑪雅潘會派人來襲的消息,為了我的計劃順利進行,我自然要加派人手。”

  “奇怪,那瑪雅潘那邊有人來襲,萬一瑪雅潘人殺死了那些人,你們不正好將計就計嗎?反而可以利用他們達成你們的計劃才對。”我沒好氣的說道。

  “你也說了是萬一,萬一是相反的情況呢?”他的唇角邊勾起了一個妖魅的笑容,“更重要的是,有你在那里,萬一他們殺了你呢?”

  我瞪了他一眼,“別又把我扯進來。”

  他正準備再要說什么的時候,目光忽然在我的臉上某一點停留,笑容迅速斂去,低聲道,“你的臉受傷了?”

  被他一提醒,我才想起之前被那個劃傷臉的事情,自己也是心里一沉,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給忘了!

  “啊,糟糕,我忘了!”我無意識的摸上自己的臉,脫口道,“是不是很丑?”

  他的嘴角微微揚起,“丑極了。”

  “啊?”我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不過,你別忘了,我是奇琴伊察地位最崇高的大祭司,消除這點傷痕對我來說并不算什么。”他笑了笑,站起身來,出了門去。

  雖然一直對他沒什么好感,可是現在我覺得他的聲音簡直有如天籟。

  他再進來的時候,手里多了一個青色的玉石盒子,打開盒子,一股怪味撲鼻而來,我皺著眉望了一眼,是一盒黑乎乎的東西。

  “好難聞,是什么?”

  “是能消除你傷痕的藥膏,”他瞇了瞇眼,“不過里面有你最討厭的蜥蜴——”

  一聽到這兩個字,我已經從椅子里跳了起來,“我不要!”

  他似乎早預料到了我的反應,輕笑出聲,“真的不要嗎?那你的傷痕可就去不掉了……”

  蜥蜴而已嘛,又不是口服,只是外用而已,怎么說,都是能除去傷痕比較重要啊,管它什么蜥蜴蜘蛛,蟑螂臭蟲,不管怎么樣,先把我的小臉恢復了原樣是王道!

  “好吧好吧……”我無奈的看了看他。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我,“小隱要自己擦還是我幫你呢?”

  “當然自己擦。”我忽然覺得這個句式有點熟悉。

  “可是,我就是想親自幫你擦啊。”

  我的嘴角一陣抽搐,果然……這種毫無意義的沒有選擇的選擇句。

  唉,隨便了,我像英雄就義般閉上了雙眼,“擦吧!”

  他的笑聲我當作沒有聽到,在過了幾秒后,臉上感到了一絲涼涼的感覺,帶著怪味的藥被他輕輕涂抹在我的傷痕處。

  一點一點,他那修長的手指無比輕柔的在我臉上跳躍著。

  “這個藥真的有用嗎?”我忍不住問道。

  他沒有作聲。

  “喂,要是沒有用,你可別怪我告訴大家你這個大祭司名不副實……”

  “小隱,”他忽然輕輕開口,“就算一直有傷痕,我也不在乎。”

  “什么?”我驚訝的睜開了眼睛。

  “就算一直有傷痕,就算你是個丑八怪,我也不在乎,”他擦藥的動作停了下來,深黑的眼眸里閃動著我看不懂的光澤,妖魅的眼波流轉,散發著一種邪性的美。“小隱,一直留在這里,陪著我。”他的聲音里也帶著一種異常的妖艷和華麗,讓人迷醉。

  也只是一剎那的失神,我立刻回過神來,搖頭,還是搖頭。

  “我愛你啊,這還不夠嗎?”他輕笑著。

  “我說了不要隨便說那個字,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愛!”我扭過頭去,為什么他總是把這個字掛在嘴上。

  話音剛落,我的臉就被他強硬的轉了過來,不由分說的,他的唇已經覆了上來,身體也隨著緊貼了過來,彼此的衣物摩擦在一起發出曖昧的聲音。

  他在輕輕的笑,笑我根本無用的抵抗和頑固。

  無法從他的親吻中逃開,我再怎么掙扎也是無濟于事,索性,我不再掙扎。

  “一直留在這里陪我吧,我喜歡和你——在一起。”他喃喃低語,如信子般靈活的舌再次抵開我的嘴唇,隨即糾纏住我的舌強迫著隨著他一起沉淪。

  我握緊了手指,心,不斷的往下沉……

  我快要撐不住了……就快要……崩潰……

  =======================================

  烏斯馬爾的王子遇害的消息立刻傳遍了整個城邦王國,憤怒的烏斯馬爾國王一氣之下向瑪雅潘宣了戰,而瑪雅潘也絲毫不甘示弱,立刻決定迎戰,兩國處于一種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中。

  而奇琴伊察,也被卷入了一個微妙的關系中。究竟是幫助烏斯馬爾,還是瑪雅潘?雖然烏斯馬爾是曾經想要結盟的夥伴,但王子是死在奇琴伊察的土地上,是奇琴伊察人的保護不利,烏斯馬爾人對此也心懷怨恨。而瑪雅潘,它的實力也不可小看,在三個城邦中,它的實力是最強的。

  這其中的利害關系,讓女王一籌莫展。

  又是一個清晨的來臨,在古瑪雅時代溫暖的陽光中醒過來時,我的心情卻是一片灰暗。雖然那晚除了親吻,他沒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可是,萬一哪天他又獸性大發,我又該怎么辦?再這樣下去不行,我一定要想個辦法讓公主和女王識破他的居心。可是,光憑我一家之言,她們跟本就不會相信,怎么辦呢?

  而且,要怎樣才能再一次接近女王呢?

  正在犯愁的時候,侍女捧著一件嶄新的白色衣服走了進來,“神使,主人讓您換上這件衣服,和他一起去舉行赫茲梅克的儀式。”

  赫茲梅克?這個名字我并不陌生。在尤卡坦半島的現代瑪雅人中間仍然盛行著這種古老的儀式,當地人把它叫作赫茲梅克,就是在抱嬰兒時第一次挎著嬰兒的臀部。在女嬰三月、男嬰四月所舉行的赫茲梅克儀式,是對孩子未來人生進行彩排的象征。這一儀式的淵源相當古遠,而且在瑪雅人的人生儀典中,也有著不可忽視的重要性。

  能親眼看到傳說中的儀式,倒也驅散了不少我心中的不快。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續集》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