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書坊->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續集》->正文

第五卷 精靈之國 掙扎的靈魂

  “司音,你……”我無意識的上前了一步,就立刻被飛鳥狠狠拽了回來,我抬眸望向飛鳥,只見他牢牢盯著司音,臉色異常凝重,緊握著我的手正在輕微顫抖。

  “師父,我不能讓你傷害她。”他忽然開口了,聲音也帶著一絲壓抑的微顫。

  司音微抬下巴,一臉冷酷,“把她交給我。你連主人的命令都不聽了嗎?”

  飛鳥將我拽到了他的身后,“師父,快醒醒,你不能被這該死的魔力操縱!”

  司音冷冷一笑,“操縱?我沙卡是不會被任何人操縱的。”他又轉向了我,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柔的表情,“小隱,到我身邊來。”

  飛鳥一愣,“你叫她小隱?”

  “無論是伊紗,還是小隱,都是屬于我身體的一部分,不是嗎?”司音似乎有些不耐,“還不讓開,小雷。”

  飛鳥松開了我的手,上前一步,“對不起,師父,我絕不會讓現在的你接近她。”

  司音低頭笑了起來,帶著幾分不屑,“就憑你?”

  我心里一緊,又拉住了飛鳥的手,心,跳得好快,不可否認,現在的我,很害怕,從沒有這樣害怕過,這樣的司音,很可怕,不過,我更怕的是,他傷害飛鳥。

  “司音,你是哥哥的師父,你忘了嗎?不管是魔力,鏡子還是什么,你不會這么輕易被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所控制啊,快點醒醒吧,司音!”我大聲沖他說道。

  他似乎微微一愣,忽然又彎下腰,緊捂胸口,似乎在痛苦的掙扎著,“飛鳥……快……攻擊……我……”

  那明明又是司音……

  好混亂,一切都好混亂……

  “師父……”飛鳥卻在這時猶豫了一下,就在他猶豫的一瞬間,司音再抬起頭來時,又恢復了那陌生冷漠的表情。

  “師父,別怪我!”飛鳥咬了咬牙,念起了咒文,一團藍色的光芒從他的手中冉冉升起,凝聚,凝聚……

  司音冷冷一笑,用手一指,剛才散落在地上的金線又漸漸聚攏,雨絲一般向飛鳥襲去……

  “哥哥!”我大驚失色,剛動了一下,就被阻隔在一道無形的屏障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無數的金線將飛鳥捆縛,深深的勒進了他的肌膚里,一絲一絲的鮮血滲了出來。

  我的心,猛的被抽了起來,仿佛被狠狠一擊,痛的不能呼吸……

  屏障忽然消失,我重重的跌倒在地,也管不了這么多,立刻爬了起來,沖向了飛鳥,連哭都哭不出來,只能發出不連貫的顫音,“哥哥,哥哥……”

  手腕忽然被一條金線索纏繞,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我一拉,下一秒,已經落在了司音的身邊。

  此時的我,腦子里一片混亂,又是悲傷又是心痛,根本管不了司音是中了什么魔力,只知道是他傷害了飛鳥,怒從心頭起,沖上前揚手對著他的臉就是狠狠一個耳光!

  “放開他,放開他!”我怒視著他吼道,從沒覺得這樣憎恨他!

  “小隱,你恨我?”他的語氣卻出奇的平淡。

  “是,我恨你,我恨你!你快點醒醒吧!”如果可以,我只想多扇幾個耳光,讓他快點清醒。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忽然將我攔腰抱起。

  在被他扔在床上的那一瞬間,耳邊傳來了飛鳥顫抖而絕望的喊聲,“師父,住手!住手!”我又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恐懼。

  在他壓上了我的身體時,我想掙扎,卻被他的吻堵的氣都喘不過來。從心底涌起的是,是無窮無盡的恐懼,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我用力握住他的手腕向兩邊一扭,同時把身體向外閃去。

  那一刻我什么都沒有想……我只是想逃離……再接近,會窒息的……

  就在我把他推倒在床上,我的腳已經落到地面上的時候,一切突然逆轉過來。

  我的身體被一股大的可怕,近乎發瘋的力量拽了回去,我的后背在下一刻狠狠的撞到了床頭的雕刻上。

  疼……撞擊的力量帶來的疼痛……

  他的臉靠了過來,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我的手被牢牢的按在身體的兩側。

  突如其來的吻,蠻橫的,用力的,被咬破的嘴角能感覺到血液的腥味。

  剎那間嘴角猛烈的刺疼讓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從骨子里都帶著酸冷,從他的狂吻下掙出一口氣,我被疼痛刺激的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眸近在咫尺,淺金色的深處浮起幾近瘋狂的神色,一字一句,鉆入了我的耳內。“你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你來自于我,你也該和我婚配。”

  “你瘋了,你瘋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側頭躲著他的親吻,他那帶著絕望的聲音也讓我快要崩潰……

  “是,我是瘋了,我等待了你上萬年,這還不夠嗎?這還不夠嗎?你是我的,你本來就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失去了你的我是不完整的,是不完整的!從身體到靈魂,都是不完整的!”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我不是你的……”我的腦海中亂糟糟一團,這樣的情形為什么我覺得似乎在哪里經歷過?模糊的片段不時從腦海中掠過,全是司音的樣子,金發金眸,還有……黑發……紫眸……銀眸……

  好熟悉,好熟悉的人……

  “師父……我是小隱啊……”不知不覺中,我喃喃喚出了一句不受控制的話。

  他的動作頓了頓,“什么?”

  “師父,師父……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小隱……好想你……”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莫名的說出這些話,可是就是不受控制的說了出來,頭好疼,心也好疼,像被撕碎了一樣……

  他的瞳孔驟然一縮,仿佛被什么擊中一般,猛的松開了我,緩緩站起身來,忽然又痛苦的彎下了腰,緊捂著胸口的手指關節漸漸發白。

  “小隱……小隱……”他低低喚著,頹然倒退了幾步,跌坐在地上。

  看他這個樣子,剛趁機溜下了床的我又忍不住想去看他一眼。

  “別過來!快走開!”他厲聲喝道,臉色鐵青。

  我被他嚇得差點絆了一跤,想了想,還是朝飛鳥跑了過去,“小隱,小隱,你沒事吧?”飛鳥急促的問著,下唇上都是鮮血。

  我連忙搖頭,想去解他身上的金線,誰知卻越陷越深,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只見一道金光射來,飛鳥身上所縛的金線像剛才一樣如雨般紛紛散落。

  失去了支撐,他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但立刻又支撐著站了起來,朝著司音的方向望去,臉上露出了一抹欣喜,“師父,您恢復了嗎?”

  司音靜靜地坐在那里,“嗯。”

  “太好了師父……”

  “不過只是暫時的,很快那內心深處的心魔又會再次出現,直到將我的理智全部吞噬。”

  “師父,我們先想辦法出去!”飛鳥想過去拉他。

  “我很快又會被那心魔所控制,不過,應該還有辦法。”他低下了頭,忽然念起了一種奇怪的咒語。

  飛鳥聽著聽著,臉色就越來越白,猛的沖到了他的身邊,“師父,您瘋了,您怎么能用這個法術,您要散盡所有的神力嗎!”

  司音停了下來,面色沉靜,“我絕不能允許自己傷害她。”他望了望飛鳥,“散盡全部的神力也許能打破這個結界,即使打不開,如果我再次失去控制,你對付我應該沒有問題了。”

  “師父,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失去了神力的你還怎么統率三界,還怎么成為天帝!”

  三界……天帝……我什么都想過,卻根本沒有猜到這個身份,司音他——竟然是未來的天帝……我的眼前開始模糊,腦中除了空白,還是空白。

  “和她相比,那些又算得了什么。”他淡淡道,“飛鳥,走開。”

  “師父……不要!”飛鳥的聲音比剛才更絕望……

  我努力的睜開眼睛,望著眼前開始模糊的一切,那個淡淡的金色的影子,一字一句,“不要……不要這樣做……”

  他似乎微微笑了起來,“對不起,小隱。”

  眼前終于變成了漆黑一片,只聽到那奇怪的咒語斷斷續續傳來,一聲一聲,穿透了我的心……

  為什么,我的心,這么疼……

  仿佛裂成了一片片……

  =====================================

  “小隱,你的眼睛又看不到了?”飛鳥的聲音將我從昏昏沉沉中拉了回來,我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一切又漸漸清晰起來。

  “司音呢?“我睜開眼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飛鳥臉色一暗,朝我的身后看了看。

  “他真的……”我心里一緊,“他真的……”

  飛鳥無聲的點了點頭。

  我轉身望去,司音靜靜的坐在那里,四周安靜的仿佛臉空氣都凝固了。我站起身來,沖到了他的面前,也不知發的什么瘋,抓著他的肩膀就是一頓亂搖,“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值得嗎!值得嗎!值得嗎!”

  除了反復說這幾句話,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覺得腦袋中什么就快要炸開……

  司音低垂著眼,“我只是——為了自己。”

  四周的景象忽然開始褪去,漸漸地被一片純白色所代替。白色的樹,白色的石頭,白色的葉子,白色的一切。

  這里——不是迷霧森林嗎?

  只是,來的時候是清晨,現在卻已經是傍晚,夕陽在半空中留下了最后一抹余暉,沉沉西下。

  “這是……”我詫異的看了一眼飛鳥。

  “師父用全部散盡的神力沖破了這個結界。”飛鳥一臉神傷。

  忽然,兩個人影幽靈般的出現在我們面前,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楚。

  黑藍發,異色眼眸的那個是精靈王,另一個從頭到腳被黑衣所裹的卡尼斯,那雙紫金色的眼眸我永遠也不會忘,是他讓撒那特思失去了萊希特。

  “精靈王,我早說了,他一定會為了這個女人這樣做的。”他望著司音,冷冷的笑,“沙卡殿下,未來的天帝,現在恐怕你已經沒有招架之力了吧,真是愚蠢啊,為了一個女人失去一切,之前是,現在也是。”

  精靈王微微一笑,“本來我的確有些擔心,因為這個女人對我們是十分重要的。不過剛才用佛瑞絲試了試,他在意這個女人的程度果然超乎我的想像。”

  司音抬起眼眸,淡淡道,“原來如此,你們費盡心機只是想讓我自毀神力。”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是誰!”飛鳥激動的怒吼道。

  “飛鳥……”司音制止了他,“這位精靈王,我的確不熟悉,不過另一位,能操縱水晶手鏈,又能使用我的陰陽鏡,一定是天界的神族。和我如此深仇大恨的神族,似乎只有一個。雖然眼睛的顏色改變了,不過,有些東西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他忽然笑了笑,“我沒說錯吧,我的——哥哥薩米。”

  卡尼斯頓時惱怒的扯下了黑色頭罩,露出了一頭火紅的頭發,“你果然不簡單,這樣都能猜的到!不錯,我就是薩米!自從被你驅逐出天界之后,我就一直假扮血族的人生存,一直到成為了血族的圣族之王!沙卡,這個機會我等很久了,不過你也想死個明白吧,告訴你,他也不是真正的精靈王!”

  我已經被無數的震驚而震得麻木了,現在他再說出再讓人吃驚的事情來,我的反應好像也不過如此。

  “他是……”飛鳥疑惑的望著精靈王。

  精靈王微微一笑,“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光精靈族的首領有兩位同體,一半是女性,而另一半,卻是男性。當時,女性的這一半為了保護另一半,被貶下了人界,依舊帶著記憶的她,為著保護族內寶物的使命,主動成為了不死的僵尸一族。而那男性的另一半,就帶著光之靈,被偷偷送到了精靈之國,開始了漫長的沉睡。他一直等待著,直到有一天,五件圣物重逢的時候,就會給他再一次帶來抗拒天界的巨大力量。”

  女性的一半?我忽然想了到安儀。

  司音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安儀的自毀也只是為了將我引導這里吧?”

  薩米得意的一笑,“不錯,如果直接告訴你光之靈的下落,你倒未必相信,但是用那個方法,你就一定確信不疑。”

  “你還真是了解我啊,我的哥哥。”司音冷冷笑著。

  “光精靈族和你又有什么關系……”飛鳥望著精靈王脫口道。

  “我的祖輩曾經受過光精靈族的大恩,所以在那次劫難以后,首領就一直沉睡在我精靈國的代代國王的宿體中,等待著蘇醒的一天。等待著與天界的再一次圣戰。“

  “原來是這樣……所以你聯合了精靈王……”司音低低道,“那么,父親的失蹤也一定和你有關吧?薩米?”

  薩米重新將黑色頭罩戴上,“我一直都在等待著機會,之前在人界的你雖然只有兩成神力,但我一直沒有機會下手,因為我知道他一直在天上守護著你。不過,機會總是會來的,哪怕要等上萬年!”他頓了頓,“這個女人在出事之前,他已經知道了,為了怕你擔心,更怕這個女人影響到你,所以他特地親自下了人界,找尋解除這次危機的方法……”

  “所以就遇上了你……”司音垂下眼簾,“不過按常理你也并不是父親的對手,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你一定是將真實的身份暴露在他面前了。”

  “哼,同樣是他的兒子,他又對我做過什么!他的眼里只有你這個兒子!不過還好,至少,見到我的時候,他還有半點內疚,就是因為這半點內疚,給了我偷襲他的機會……”

  “你把父親他怎么了。”司音的語氣中帶了一絲隱隱的不安。

  他詭異的一笑,“放心,他待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我只是借用了一下他隨身攜帶的陰陽鏡,還順便問出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所以你就指使萊希特先來告訴我們這個解決的方法,就是為了利用我們將其余四件圣物找齊?”司音平靜地繼續問道。

  “不錯,不過除了這件事,我更想見到你悲慘的下場,”他的眼眸中寫滿了憎恨,“當初母親和妹妹死在你手里的時候,我就發誓一定會讓你更痛苦!”他忽然又惡狠狠的望向了我,“只有這個女人,會令你痛苦!”

  “薩米,原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不長進啊……”一個熟悉的聲音從白色的大樹上飄來,隨之而來的,是淡淡的薔薇花香。

  銀發男子斜倚在純白的樹枝上,唇邊帶著一抹不羈的笑容,冰藍色的眼眸中閃動著讓人難以看清的神色。

  “撒那特思……”我的心里剛剛一喜,又隨即被揪了起來,現在的他,并不是薩米的對手……可是,就算是為了萊希特,他也一定會動手……

  司音,撒那特思,薩米,他們到底有著怎么的淵源和怨仇……

  “撒那特思,原來你也來了。難道你忘了嗎,連萊希特都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是你。”他似乎故意想激怒撒那特思。

  撒那特思微微一顫,眼中閃過一抹冷酷凌厲的神色。

  “不過你來得正好,也免了我到時再收拾你,如果當初你不是為了那個女人而輕舉妄動,我們又怎么會落到那樣的下場!比起沙卡,你更加讓我憎恨!”薩米的臉上,除了仇恨,還是仇恨。

  “也許,在你們面前殺了她,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他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撒那特思沒有說話,但我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冰藍色正在逐漸幻化為鮮血般的紅色。

  “薩米,這個女人對我們還有用,既然你的目的已經達的,我也需要這個女人體內的四件圣物喚醒沉睡的光精靈族首領。”精靈王瞥了我一眼。

  司音的表情依舊平靜如水,“你覺得我會這么輕易讓你傷害她嗎?”

  “哈哈哈,沙卡,你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神力,自身難保,還想保護她嗎?”薩米狂笑起來。

  在看到沙卡從懷里拿出的東西時,他的笑聲嘎然而止,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和驚惶,“散魂鈴?你竟然帶著這個,你竟然要用這個?”

  飛鳥也是臉色大變,“師父,不能用……您不能用……”

  司音淡淡一笑,“雖然剛才動用了破神咒,但還未完全散盡的那一點點神力使用這件東西并不困難。”

  “哥哥,這是……什么?”從他們的臉色來看,我知道這一定是件十分利害的東西,只不過……讓我莫名的感到深深的不安……

  “這是師父三大神器中威力最大的一件,無論多強的對手,在散魂鈴下都會灰飛煙滅,但巨大的反噬也會對施用者造成同樣的傷害……所以不到緊要關頭,是沒有人會使用這件神器的……”

  巨大的反噬也會對施用者造成同樣的傷害……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又劇烈的抽搐起來……

  司音,我不要,我不要你為了我,灰飛煙滅……

  頭好痛,仿佛就要炸裂般的痛……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續集》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