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書坊->vivibear->《尋找前世之旅》->正文

正文 第十九章 吸血女伯爵

  司音對我私自召喚出了惡靈這件事很是生氣,回來以后足足一個星期沒有和我說一句話,而我對于他的不近人情也有幾分不滿,這就苦了飛鳥,只能兩邊說好話。

  直到第八天,司音才冷冷說了句:“小隱,你似乎不適合做這份工作。”

  我瞥了他一眼,沒有作聲。

  飛鳥也笑咪咪道:“這點我倒同意,小隱你太感性了。”

  “飛鳥,難道你在那么多時空里就沒碰到過值得你回憶的人或事嗎?”我瞪著他問道。

  “值得回憶?”飛鳥不以為然的揚了揚嘴角,道:“除了美女,我什么也記不起了,不過就算是美女,也不過是逢場作戲。一切都要為完成任務服務。”

  “對牛彈琴!”我轉過頭去,不再看他。

  “小隱。”飛鳥忽然收起了笑容,用那雙湛藍的眼眸盯著我道:“如果太投入,受傷的就會是你自己,明白嗎?”

  “不,那不是受傷,我不后悔太投入,至少我真切的感受到了他們的喜怒哀樂,我看見了他們最真實的一面。”我搖了搖頭,總司溫柔的笑容又浮現在眼前。

  “笨蛋,”飛鳥輕輕拍了拍我的肩,道:“無論你遇到怎樣優秀的人物,有一點一定要記住,那就是——他們早就消失在了歷史的洪流中,他們和我們,永遠也不會有真正的交集,因為我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

  “好了,以后要是再出現這種情況,我真要考慮一下還讓不讓你繼續下去了,飛鳥的話你要記住。”司音頓了頓,又道:“還有,除了委托人,不要妄想改變其他人的命運。”

  看他出了房門,我不大服氣的往那個方向瞪了一眼,

  “不要鬧脾氣了,來,我請你去大吃一頓,我知道那個時代沒什么可吃的。”他愉快的擁住我,順勢捏了捏我的肩膀,道:“怎么摸上去好像沒什么變化,好像還更結實了,小隱,莫非你就是……”

  “莫非什么啊?”我順口接了一句。

  “莫非就是傳說中,喝口水也會長肉的那種生物?”他的嘴角帶著一絲調侃的笑容。

  “是嗎?”我不懷好意的一笑,忽然伸出手偷襲他的腰部,那是飛鳥的要害,果然他一下子就破了功,大笑著左躲右閃才奪門倉皇而逃……

  我滿足的拍了拍雙手,心情好多了……

  ==================================

  兩天后,飛鳥接了一樁委托,立刻動身前往公元六世紀的亞瑟王時期,事情就是這么湊巧,當天晚上,下一個委托人也在同一天出現了。這在以前是沒有的事情,兩樁委托是不會距離這么近的時間發生的。

  來的是個很年輕的女孩,很漂亮,只是異常蒼白的膚色令她看上去似乎氣色很差。

  我起身替她倒了一杯番茄汁,剛端到她面前,她一看果汁的顏色,不由低呼一聲,居然就這么暈了過去。我一下子就傻眼了,趕緊猛掐她的人中,這是怎么回事啊。

  半晌,她才悠悠醒傳,不敢再去看那杯果汁,顫聲道:“那個顏色,那個顏色好像血的顏色,好可怕。”

  我疑惑的看著她,神經兮兮的女孩子,她頓了頓,又道:“我,我從小見血就暈,現在越來越嚴重了,只要是和血差不多顏色,我也會暈。總是覺得發生過很可怕的事情似的,。”

  “啊,那你不是經常要暈倒!”我同情的看著她,像血一樣顏色的東西好像很多哦。

  她咬了咬下唇,道:“是啊,所以當我第三次做夢夢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就想來試試。”

  當司音把手指放在她額上的時候,我又看見了一堆外國文字,看來,這次任務的目的地又是在國外了。

  司音放下手,卻一反常態的什么也沒有說,只是說了句:“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

  待那女孩離開,我納悶的看著司音問道:“師父,剛才為什么不說?”

  司音若有所思的望著前方,道:“小隱,你知道巴托里伯爵夫人的故事吧?”

  我點點頭道:“我知道啊,師父教我們和吸血鬼有關通靈術的時候,不是提到過這個女人嗎。”

  我忽然倒抽了一口冷氣,道:“難道這次委托和她有關?”

  說起這個巴托里伯爵夫人,可是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女惡魔,1560年,匈牙利伯爵夫人——伊麗莎白•巴托里出生于特蘭西瓦尼亞一個最古老富有的家族里,她是波蘭國王什特凡•巴托利的侄女。

  她嫁給了一個立有赫赫戰功的伯爵,但是不久丈夫就戰死沙場,在丈夫死后,伊麗莎白開始變得越來越虛榮,并且懼怕衰老會奪去她的美貌。一天一個女仆在為伊麗莎白梳頭時不小心拽了她的頭發,伊麗莎白拼命抽打女仆的手直到打出血來,女仆的血流到了她手上,她突然覺得自己因此而得到了她年輕女仆的青春和朝氣。她相信自己找到了永葆青春的秘訣。伊麗莎白命令她的管家和男仆剝光那女仆、割破她的皮膚把她的血放到一個大桶里,用她的血沐浴。自此以后,她派人專門捕捉或者誘騙附近村莊里的少女前來施以酷刑,把這些女孩當成屠宰場里的動物般放血致死,飲用她們的鮮血,并用鮮血來沐浴,認為如此能夠保持她驚人的美麗和青春。

  據歷史記載,受害者大概有300到600人。最后還是巴托里伯爵夫人的表兄圖爾索伯爵率兵攻破城堡,才揭露了這樁駭人聽聞的慘案。

  巴托里伯爵夫人,從此一直被認為是吸血鬼族中的一員。

  司音點了點頭,道:“這個女孩的前世中有一世就是那些被害女孩中的一員,叫做朵拉,可能是遭受了什么酷刑,死的十分痛苦,所以記憶深處一直隱藏著對血的恐懼。”

  “那么,唯一的方法是回到那個時代,把那個女孩救出來,對不對。”我感到自己的聲音有點缺乏底氣,中世紀的東歐,可是吸血鬼猖狂的年代……

  司音思索了一下,看著我道:“如果你有問題,可以等飛鳥回來,把這個委托教給他。”

  “還是讓我去吧。”我只是遲疑了幾秒鐘,就干脆的答應下來,“難道那些通靈術是白學的嗎,什么吸血鬼,我才不怕。要是敢惹我,我就把他們全部封印起來。”

  “一般的吸血鬼沒有問題,不過要小心血族中的Tremere一族和Setites一族,一旦碰到這兩族,要立刻躲避,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吸血鬼所在的血族共分為十三個族類,Tremere一族是血族中的另類。由于這個族群的血統與其他血族有很大不同,他們最初成員是一群魔法師,由于發現了一些魔法而掌握了吸血的能力,所以他們是血族中擁有許多魔法的一族。

  而Setites一族更是不可小視,他們起源于賽特-埃及的夜與黑暗之神,Setites一族一直在努力把世界拉向黑暗以促使賽特復蘇。他們使用毒品在內的種種手段誘使其他血族或人類墜落,事實上現代海地的一些黑社會以及中東的幾個恐怖組織就在Setites控制之下。

  血族,在今天仍然存在著。

  “放心吧,師父,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只要救出那個叫朵拉的女孩不就行了。”我笑了笑道,心中更多的是被好奇代替了,雖說偶爾看見深夜游蕩在熱鬧人群中的現代血族,但古代的血族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其實吸血鬼也算是一種靈吧,鬼魂和吸血鬼的區別就來自于此,鬼魂是不屬于肉體軀殼的精神物質,而吸血鬼是附體的幽靈,是被從遺棄的世界里出來的惡靈所占據的身體。所以是屬于邪惡的異靈。

  “說實話,我還真是有點不放心。”司音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溫和。

  “別小瞧我了,你看,上次呼喚惡靈出來,我還不是把它又收了。”我笑咪咪道。

  “你還敢說。”司音伸手輕輕拍了一下我的額頭,紫色的眼眸中有絲淡淡的笑意,銀色的眼眸內卻是依舊嚴肅的神色。

  “小隱,除了救出要救的人,千萬不要再多管閑事了。”他沉聲道。

  “我知道,可是還有那些受害的女孩呢?”我忍不住道。

  “那是她們的命運,我們無權更改。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一件事,改變委托人的命運。其他人,全都不關我們事。”司音的眼神恢復了原有的冷淡。

  “明白了……”我不情不愿的應了一聲。

  第二天,我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要帶的東西,以防萬一,也帶上了山楊木所做的細木頭,把它們削成了筷子似的形狀,前端削尖,用它刺入吸血鬼的心臟部位,就能殺死他們。不過不到緊要關頭我還是不想動用這些。

  司音的眼眸中似乎閃過一絲擔憂,那絲擔憂的神色只在他眼中停留了半秒鐘,便又恢復常色,開始送我前往十七世紀的匈牙利。

  ==========================

  我一睜開眼,不由抱怨了一聲,司音怎么總是挑晚上的時間把我送過來,其他地方也就算了,這里可是吸血鬼多多的中世紀東歐啊。看來以后要讓他算好時差再送。

  我打量了一下周圍,好像是一片森林,風聲吹過,林子里發出一陣一陣樹葉震動的唰唰聲,好像有許多人同時搖著樹枝,遠處時不時傳來貓頭鷹凄厲的叫聲,風聲過后,林子里又忽然安靜下來,寂靜的可怕。

  我往前走著,心里還是有點發毛,大約走了十來分鐘,前方似乎快走到盡頭了,看來這座森林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深,樹枝與樹枝間的空隙也寬闊了許多,我撥開樹枝,向前望去,不遠處,在眾多荊棘和薔薇的環繞下,高高矗立著一座紅頂白墻的哥特式城堡,尖尖的頂直沖云霄,月光傾瀉如水,給城堡籠罩上了一層如夢似幻的銀色光環,遠遠望去,讓人懷疑是誤闖進了浪漫的童話世界,公主的城堡。

  但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里應該就是吸血女伯爵——巴托里夫人的塞依特城堡。

  我凝望著城堡,心中思緒如麻,眼前這座華麗的城堡下隱藏了多少美麗少女的尸骨呢……

上一頁 《尋找前世之旅》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